電磁學之父自認一生最大的成就居然是?

  •  2021-02-26

新星聞狂報/台北報導

麥可‧法拉第(Michael Faraday,1791-1867)相信大家一定都在課本中看過他的名字,他是19世紀非常出名的科學家,被尊稱為電磁學之父。是他首先發現了電磁感應是如何形成的,也就是馬達的原理,使整個世界進入了「電」的時代。

麥可‧法拉第(Michael Faraday,1791-1867)。圖/擷取自網路
但是你知道這位電磁學之父,他自認為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嗎?
答案在一次申請經費的表格上,1835年他向英國議會申請一筆每年三百英鎊的研究津貼,表格上有一個欄位叫做:「過去最有貢獻的一項成就」,法拉第填上:神學(theological)。

神學
你沒看錯,這位天才在申請科學經費的表格上填入「神學」。表格還有兩個問題,一個是詢問法拉第的銀行存款,他填上:「我的財產不在地上,而是在天上。」還有一個是問他申請政府津貼的原因,他填上:「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人。又事奉金錢,又從事科學。」
天啊!這是什麼回答啊?申請結果當然是被駁回,內閣總理還把申請表在法拉第面前撕碎,嘲笑他:「一派胡言。」法拉第沒有作聲,只是默默地撿起被撕碎的紙,回頭走了。

英國議會。圖/擷取自網路
為什麼一個滿是榮譽的科學家會在最有貢獻的成就填上神學呢?原來法拉第從出生就來自基督化的家庭,在三十歲那一年,他更是到了倫敦桑地馬尼安教會要求受洗並作見證,此後四十五年,他都在這間不到兩百人的小教會委身服事。他曾兩次被選為長老,這間教會的長老不只是一個頭銜,更是要實際去操練講道的,於是他就算工作已經很忙碌,每逢單周日就在倫敦講道,雙周日就在其他城市講道。信仰更是與他的工作息息相關,不是二分的,有一次的講道他說:
「一個一生投入大自然研究的人,必須相信我們的宇宙是真實的。但是,我也知道人心是偏向錯誤的,人會在自己強烈需要的事情上,欺騙自己。即使是尋找印證,也是要符合自己的慾望。
身為一個嚴格自我要求的人,我深深地知道,即使用最精確的文字,表達最準確的實驗,其可信度只能道某一程度,科學的絕對仍有某些程度的保留性。但這已經是長期忍耐、思索的判斷極限。因此,真理一定不是一個人的心智無限延伸才能獲取到的,這是我對聖經教導之所以單純接受的原因。
我相信理智是好的,可以幫助人尋求上帝;但是單靠人的理智,最後無法找著上帝,因為人不是上帝。人是尊貴的,不只是因為人能夠管理萬物,而是在人的裡面有一種對於無限的敬畏、對永生的期待。我相信,人類即使竭盡所能,仍然沒有能夠洞察未來的知識,這些知識必須來自上帝的教導,這是人必須用單純的信心,去接受聖經的原因。
不過我希望大家不要誤解,而認為既然理智無法洞察未來,理智無法真正找到上帝,人就因此放棄自己應盡的責任。我不認為相信上帝的信心與相信一般事情的信心,有絕對的分別。我認為相信地上的事情與相信天上的事情,是一樣的信心,很多人寧願相信地上的,不肯相信那至高之處的美善,那是人性的軟弱。我相信『上帝的永能和神性,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』(羅1:20),藉著所造之物來認識看不見的上帝,與藉著所見之物來認識背後的法則,這兩種認識並不互相對立。」
在法拉第的心中,信仰跟科學是合一的,並不會互相衝突,然而他卻從來沒有試圖用科學去證明神的存在,因為對他來說科學以及真實的物質本身,就已經證明有一位創造主了。而科學其實也是靠信心建立起來的,他曾寫到:
「科學要用什麼方法去考核信仰呢?所有科學的假設裡都有信仰存在,沒有這些基本的假設,就沒有科學。很多科學家都愛標榜,科學是建立在事實上面,用一套邏輯去架構他們的推導,然後就說科學裡面沒有信仰。其實,科學的每一個邏輯的基本點都是假設,而假設裡就含著信仰。」
法拉第信神,這份信仰就成了他心中的準則。而綜觀他的一生,也確實很「神」!法拉第是鐵匠之子出身,家境十分窮困,沒什麼錢上學,所以小學畢業後,就到一間書本裝訂店去做學徒,工作完就順便把裝訂的書給讀完,非常的好學。只要一有機會學習,他都很願意去上課,直到有一次被恩師戴維(Humphry Davy,1778-1829,無機化學之父)相中,開始進入皇家學院擔任研究助理,才開始了他的學術生涯。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的人,在學術界受了許多的委屈以及侮辱,但正是因為有信仰,讓他明白沒有人是完全的,不論人的知識有多高,都可能會為了自身的利益而做出一些不好的舉動。

戴維(Humphry Davy,1778-1829,無機化學之父)。圖/擷取自網路
但法拉第因著單單信靠神,他的理念很簡單,就是去做他最愛的事情,剛進皇家學院時,他幫人做實驗。直到他成為會員,有資格選擇題材後,就自己做實驗,既不是為了名也不是為了利。要知道在當時研究電學是最沒搞頭的,因為還沒有到實用的階段,不會有廠商要贊助研究經費。有許多廠商捧著銀子請法拉第幫他們研究產品,他都拒絕了。在他成名後,也有其他大學以高薪聘請他,他依然不為所動,留在當初提拔他的皇家學院,甚至二十年從來沒有要求過加薪。而且他平常也十分關注窮人們的生活,只要別人有需要,他可以幫忙的,都會慷慨解囊,以至於常常連實驗器材都買不起。別人問他為何不存錢,他的名言是:「錢如果沒有用它,錢是沒有意義的。」我想他是真的相信聖經中說:「所以,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;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」(太6:34)
其實法拉第本來並不想去申請研究津貼,不過他被妻子說服了。在被議會羞辱後,雖然法拉第默默無言,但被報紙用頭條揭露:「保守派與自由派聯合內閣,自命掌握科學家的生殺大權」後,卻引起了公憤,那些曾經被他幫過的礦工、瓦斯工、電報工、學生、窮人不斷投書指責,最後國王威廉四世出來宣布:「他自願每年為法拉第捐出三百英鎊。」內閣才書面道歉:「這完全是一場誤會,將立刻釋出三百英鎊。」只是法拉第拒絕接受這種不是真心要給他的錢,他一生都沒去拿,有人偷偷包給他妻子被發現後,還被退了回去。
一個真誠、簡單的心,讓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法拉第,能夠為了人類文明開啟了新的世代。法拉第沒有想過發現這些能給他帶來什麼名利,他只是單單的好奇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,單單的去探索並且敬畏這一切發現,難道這樣的人所經歷的一切,還不能說明什麼嗎?若是覺得法拉第的發現沒什麼,也許可以過過看完全沒有電的生活,那將是多麼的不便利。而大部分對人類發展有巨大貢獻的科學家,其實都相信有一位創造主定下了這一切的規矩呢!
參考書目:《電學之父法拉第的故事》張文亮    著

 

 編輯精選

 臉書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