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畏疫情艱難,《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》春節溫情賀歲上映

  •  2021-02-15

新星聞雷報/台北報導

《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》是徐譽庭、許智彥繼《誰先愛上他的》後,再度攜手執導的電影。藉主角艾怡良、吳慷仁與傅孟柏,描繪錯過的愛情與置身於直播、遊戲、社群等網路世界的現代人。
從寫本、拍攝到後製剪接,徐譽庭勇於面對困難、及時調整,創造療癒暖心小品。首次以電影賀歲,她也親自督陣製作宣材、靈活運用,為市場注入新意。
2018年,徐譽庭與許智彥共同執導的《誰先愛上他的》叫好叫座,掌聲之後,徐譽庭埋首創作新劇本《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》。「我每個劇本,多少都在反省過去的錯誤。」這回,她希望寫一個「掉頭就走」與「贖罪」的故事。

徐譽庭(右)與許智彥(左)。圖/擷取自網路
「成長過程裡,我常為了武裝自卑,在別人說No之前,掉頭就走,不聽答案,事後換來很多遺憾。當時怎麼知道,答案不一定像自己想的那麼不好?」回首30歲前的她,年過50的徐譽庭很想將心得與大家分享。
除了醞釀故事,徐譽庭還想捕捉現代社會脈動,「很多人的社交、娛樂、生活、資訊,一切都鎖在社群媒體。」就連她往往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、先看臉書。某次看到臉書的第一行話寫著:「在想些什麼?」她忽然難過起來,「會不會有一天,我的人生只剩下臉書在問候我?」
後來徐譽庭將「掉頭就走」與社群媒體等元素結合,發想出一位粉領族在臉書上封鎖2個男人的劇情主軸。「因為不想聽到答案、不想受傷,所以先封鎖。」至於挑大梁的女主角,則是徐譽庭透過MV相中的銀幕新人艾怡良。
電影開拍前,徐譽庭照例集結所有演員上表演課,主演的艾怡良、吳慷仁等更連上1個多月。要在表演課改變演員並不容易,但徐譽庭認為至少能讓他們熟悉彼此,導演也能從旁觀察。可是排戲時,艾怡良記不得台詞,卻認真死背動作,讓徐譽庭忍不住覺得「完蛋了」,「難怪大家都懷疑『為什麼要找艾怡良』?」

電影開拍前,導演與所有演員齊聚大讀本。圖/擷取自網路
開拍前2天的全員大讀本之前,徐譽庭已做好換角的最壞打算。沒想到艾怡良突然開竅,讀本時驚豔全場,「連林美秀、鍾欣凌、謝盈萱3位影后都說不錯。」原來艾怡良趁休息的2天,已把台詞背得滾瓜爛熟,「用一直練習的笨方法,把這些變成自己的一部分。」導演許智彥也說:「開拍後,她從沒拿過劇本。」
不過去年春天拍攝前,新冠肺炎疫情升溫也造成難題。徐譽庭因此一度想停拍,但如此一來籌備多時的工作人員即面臨失業。為了防疫並遵守政府規定,她與製片商量後,決定開工,只是因應新措施要重新準備,拍攝計畫順延一週。
拍片現場定時量額溫、噴酒精,並有護士駐點。一場盛大的電子業尾牙戲,徐譽庭原想要3、400人,但礙於疫情期間集會規定,劇組與臨時演員總數控制在100人內。但得讓場面看來熱鬧,為了安全起見,彩排時一律戴口罩,副導則安排面對鏡頭的臨演正式開拍時再取下口罩。因部署周詳,全片也在38天內如期拍好。

拍攝期間遇上疫情。圖/擷取自網路
此次徐譽庭與許智彥的導演分工,與《誰先愛上他的》相同,分別負責演員表演與畫面調度,但在剪接階段,2人與剪接師雷震卿前後修改7次才定剪。徐譽庭透露,開拍第一天才驚覺開場戲有15頁,相當40分鐘的戲。「通常開場5分鐘才精彩,我卻太耽溺台詞、角色,忘記檢查。只好先拍攝,再調快節奏。」
殺青後檢查每場戲雖都紮實可用,但照劇本順剪,會發現情緒很難進入。「開場戲太長,要想辦法打散,並讓觀眾儘速知道、相信每個角色的存在。」經由加快節奏、拆解重組,最後再穿插吳慷仁在電影中的直播影片,建立角色內、外在的反差,終於找到最適切的敘事方法。
從《誰先愛上他的》到《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》,徐譽庭直言,「因前面2部連續劇的基礎,找資金一直沒大問題,這次還有更多資金想投,但現階段我只敢做預算5千萬元以內的電影。」《我》片製作加宣發費約4千萬元,由南人電影、可米傳播、親愛的工作室、海納百川娛樂、鏡文學、原點概念、華文創共同出品。徐譽庭希望各家投資額都不要太大,才不會有負擔,「它們都是天使投資方,只給協助、不會干涉。」
原先徐譽庭不急著上片,沒想到後製進行一半,發行公司看了認為影片有許多過年相關場景,有股溫暖的力量,建議春節檔上映。她嚇一跳,但也覺得「過年看溫馨電影,得到撫慰,展開新的一年,不是很好嗎?」於是同意。定檔後,她加速後製且規劃宣傳,訂出150支宣傳素材,針對不同目標觀眾安排影片在IG或臉書、限時動態出現,甚至影片hashtag都要控制。
徐譽庭笑稱在這方面是控制狂,也是當年在屏風表演班受創辦人李國修影響。「要求所有跟作品有關的,包含宣材都必須有內在的統一性。」徐譽庭會丟點子給同仁製作宣傳素材,相互激盪產生更有趣的火花,「因我們從頭到尾參與,最知道發生什麼事、有哪些可以與觀眾分享。」接著她列出大表格,與發行公司討論,視宣材屬性安排何時在哪個社群、媒體曝光,隨時調動使用。
主動向徐譽庭表明想再度合導的許智彥表示,有先前拍電影,加上這2年拍MV、VR影片的經驗,本認為已找到屬於自己的電影語言,參與時才領悟到要不斷學習。兩人從拍攝到剪接,挫折不斷,徐譽庭卻不以為意,「創作從來沒有滿分的,就是要一直吸收。難免犯錯摔跤,但只要能改,還是能發現嶄新的自己。」

 編輯精選

 臉書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