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糖果人》嚇出好票房 來看知名影評分析

  •  2021-09-12

新星聞雷報/台北報導

由環球影業出品、新科導演 Nia DaCosta 執導之全新懼作《糖果人》(Candyman),傳聞只要對著鏡子喊5次「糖果人」就會被惡靈開腸破肚!時隔29年後再次以恐怖都市傳說之姿重出江湖。票房分析專家壞猴子 BAD Monkey分析:「在故事本身挾帶話題性與恐怖大師 Jordan Peele 的票房號召力加持下,全美上映首週隨即以突破2,200萬成績嚇出週末賣座冠軍,截至昨日(9/11)全球票房收穫約5,500萬美元,有望成為疫情後少數回本的作品。」

出色的美術與鏡頭為本片一大看點,片頭仰視高樓建築格外具壓迫感,似乎反映有色人種當地生活之心境,此外,透過紙影戲述說悲慘故事、遠景砍殺、詭異畫作、鏡子反射驚悚片段皆表現得可圈可點,能看到本片在視覺呈現上的別出心裁,無時無刻令人感到坐立不安。

《糖果人》(Candyman) 在本片作為黑人族群集體意識之顯現,其象徵意義更大於恐怖效果,劇中舉起駭人鐵勾對著種族不公現象發起血腥復仇,可說是黑人眼中的反英雄,也是種族歧視份子的惡夢;由於本片被砍殺對象幾乎都是白人,族群對立情結似乎頗重,這樣以暴制暴的表現手法是否能遏止種族問題?還是造成更深的對立還真不好說呢......作為一部警世寓言之作,若觀眾看完本片也能對社會現況進行反思,那本片的目的就算是達成了。

而知名影評FILM CLUb也表示:『好萊塢近年特別流行「直接承襲首集、忽視其它續集」的續集性重啟,效法例子雖多,但近期真正把這招執行成功的,只有 2018 年的《月光光新慌慌》,但光光只有這部,也足以令好萊塢持續跟風,把腦筋動到《德州電鋸殺人狂》《大法師》等老 IP 頭上,2021 版的《糖果人》固然也因這波風潮而生。』

一如諸多續集性重啟的作品,《糖果人》所追求的,也是在「拉回正軌」的同時又不忘「開拓新局」,它的主幹和前三集相同,主角總會在調查糖果人起源的過程中愈陷愈深,最後淪為替糖果人擔罪的替死鬼、以及糖果人渴望「佔有」的對象,但 2021 版的其一特別之處在於,它重新深化了前兩部續集著墨較淡的種族歧視元素。

前兩集一直雖有回朔糖果人慘死的起源,但那都只是為了方便安排糖果人的後代繼續被糾纏,本集將糖果人的悲劇意義延伸,讓糖果人的代表不再只有丹尼爾勞勃泰爾一人,糖果人代表的,是所有枉死的非裔族群,從原本單一特定的對象,演變成一種可傳承的概念、精神象徵。這在第一集早有類似設定,但女主角海倫最終是個背景故事較單純的怨靈,2021版則賦予了所有糖果人一層共通的社會意義。

很喜歡 2021 版在屠殺戲方面的處理,手法不會流俗,不會過度執著於血腥,不會過度花俏,但又不因此而單調。某幾段對血肉模糊的「刻意迴避」,避得相當好看,那種迴避並非礙於尺度,而是留白的美感,與其直接了當給你看肚破腸流,不如留給你去想像。看不到的、看不清楚的,反而更有衝擊力。

還有一點很重要,即糖果人總算沒那麼多屁話(這雖是他的特色之一,但愈後期有愈被濫用的跡象)、而且露正臉的時間也被大砍,藉此營造出更強烈的神秘氣息。沉默寡言、面目模糊的殺人魔終究還是較有壓迫感,同樣的道理,愈是看不見、摸不著的東西,才更可怕,2021 版有充分抓到這個要領。
(圖片出處:)